話說公司裡有位頗為任性的同事

說到任性不要想成他是一個嬌嬌女或草莓族

他已經是兩個孩子的爸了

這裡所謂的任性是指

當他想要做什麼事的時候,他通常要別人馬上立刻在當下配合他

完全不去思考每個人有自己工作的時程跟進度或困難點

只是很任性的要求xx data一定要今天拿到

以前敝部門跟他有業務接觸的是我

本人一向秉持著,如果你有提早跟我說,我會把事情排到工作清單中

如果你當天才跟我說,那我會看今天工作滿不滿決定要不要幫你做

但這位仁兄就是會希望即使你很忙很忙還是要把他的事情排在優先

當時的我都回答他,我盡量,但不保證

其實內心覺得,難道你是認為我整天都沒事做,就等著你下指令給我做實驗嗎?

為什麼你要求我就得立刻把data生出來給你

又不是全世界你的data最重要,一直催催催屁啊

或許有給過他幾次軟釘子,他對我不敢催得太急

後來實驗慢慢由另一位同事接手

這位同事向來抱持著與人為善的精神

所以對於任性大哥的行為都默默隱忍(其實是只敢在背後幹醮啦XD)

到了上週因為我們廠區改建完成,部門裡很忙

忙到幾乎每個人都沒辦法做自己的實驗

一直在測廠區的東西

所以本來例行性幫任性大哥測定拖了幾天

等到要測的那天,廠務突然通知中午要停電一小時

下午則是已經約了reader的公司過來校正

總而言之,當時的客觀條件下,如果實驗做下去,時間會很緊

可能面臨到東西培養到一半就停電或是結果已經呈色卻無法立刻讀取

於是我同事就去問了任性大哥,可不可以隔天再測

任性大哥當時在電話中咆嘯

這個我已經做了一個月了啦,妳去跟oo(我主管)說,那我不要做了啦

被嗆的我同事內心萬分不爽,但還是默默掛了電話

回位置上把暱稱改成"他奶奶的兇屁啊" <--我想這樣發洩大概是她的極限了

後來到晚上我們都還在聊這件事

我叫同事不要放在心上,因為那傢伙本來就任性

兇也不是針對她,對任性大哥來說

他喜歡工作run smoothly(廢話誰不想,但往往天不從人願)

所以當有事情是他工作上的阻礙時

他就很任性的想一腳踢開,是不可能會設身處地為你著想的

同事不是很介意被凶,畢竟我們答應他在先,後來卻跟他說希望再延後

同事只是覺得人與人之間不就互相嗎?為什麼對方沒有相同的認知無法稍加體諒呢

的確人與人之間是互相的,但是期待每個人都這麼想甚至身體力行

好像通常失望的時候比較多

對我來說,他愛凶是他家的事,我不會受影響也根本不在乎

說難聽點,你對我生活的重要性還沒有到影響我整天的心情

我只會把客觀條件分析給他聽,再問他是否要進行實驗

要是他堅持,要冒著風險作,工作也是排進去的,我就會幫他做

反正要是因此做爛了,也是你的損失,我頂多再幫你做一次而已

這件事最後的結尾是

當天我同事還是幫他測了,不過因為剛搬下去的reader搭配的電腦還沒有網路

所以data也印不出來不能算,跟隔天再測,好像沒啥差別 冏

看來急著要data好像還不如在適當的時機要data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pppeko 的頭像
pppeko

魚乾牛奶糖娃娃

pppek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